非洲追踪,第八期
编辑:穆罕默德·斯比特里博士


在研究当代非洲事务时,身份归属及其与地理空间的联系、语言分化和建立现代化民族国家是传统的社科研究难题。虽然非洲研究者和学者以及非洲问题专家付出了诸多努力,但是这个问题仍然存在并且阻碍国家的建立、和平的实现和可持续发展。即使直接的殖民影响在减弱,这是导致建国愈加复杂的主要原因,但是仍然存在诸多其他的影响因素,以及各类分裂和种族冲突。

在第八期《非洲追踪》中,许多学者探讨了这个问题,他们研究了多语言和多种族国家处理国家通用语言的现状和政策、当地的身份归属以及近年来的发展变化。这个问题已经与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时不同,民族解放运动已经成功清除了殖民势力,当前的问题是部分国家政权以本族为本,推行其语言和身份归属。甚至一些掌权的种族致力于在人口上占多数,使其语言成为官方语言,陷入永无止境的对政权和经济资源的争夺。与此同时,其他少数民族不断衰弱,他们在实现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方面的诉求被忽视。

其他国家也各自有不同的问题。一些国家将殖民者的语言(法语、英语或葡萄牙语)作为官方语言,却忽视本国民众在日常生活和交往中使用的本地语言。这可以说是务实的政治选择,因为这些外国语言是现行的行政管理和教育体系用语,也是继承于殖民阶段的行政管理体制持续运转不可或缺的语言。虽然这些政策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但在很多场合却导致更多与占主导地位的身份归属、处于被忽视地位的身份归属以及外来文化有关的社会冲突和分裂。此外,非洲地区后殖民时代的语言多样化措施不如部分亚洲国家那样富有成效。